The One🖖

乱吃 【请点】
spirk贼好磕o(≧v≦)o
求求你们入圈吧(ಥ_ಥ)
欧美圈这辈子是别想出来了_(:з」∠)_。
💞漫威十年之约💕
💞我永远爱他们❤️

LOVE U
For my whole of life.
这一生我很荣幸遇见你
致我最亲爱的——
James McAvoy

图片来源见水印,侵删

呵

十年,漫威越来越好,fans越来越多,所以我就不明白了————
中国官宣你tm是怎么想的?!
欺负我们漫威粉?!
那我可去你的吧🙃🖕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说→_→真想让漫威粉一人一口唾沫淹死官宣和主持人。
说实话,我特别喜欢陈奕迅,可我不会接受官方的做法——那就是抹黑!
他们多好啊!
但那么好的他们,就在z国这个号称文明大国的地方被侮辱!
还赶妮妮,教父你都敢赶!?漫威说的通俗点就是他一手带大的!!!
官宣你可吃的真难看啊,我就只是看看就快恶心吐了。
既然你吃得如此开心,那我就只能祝你吃得津津有味了🌚

PS:小伙伴们,既然这样,让我们拿出钱包吧,淹不死官宣就只能给电影和周边做贡献了→_→

脑洞

emm。。。可不可以3p啊。。。

给太太的土豪组脑洞 @绝望的烤翅

某人嘲笑Tony的增高垫[雾]已经过时了,然后妮妮就怒了(><)我们亲爱的豹豹童靴一脸天真(?)的拿出了潜行靴👢,然后。。。哥谭市的好市民路过(。ò ∀ ó。)一脸冷漠地拍开豹豹,在豹豹一脸懵逼的注视下,把Tony抱起来,然后。。。妮妮一个掌i心炮下去把老爷轰开,结果豹豹一下就找到了空隙,一步上去把Tony抱住,疯狂吃豆腐,Tony一脸悲愤的看着一只振金共和体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又被赶过来的蝙蝠侠吃干抹净(ಡωಡ)
其实只是想看3p,剧情完全放飞自我_(:з」∠)_
(QAQ太太其实写什么都好好吃的呀)

啊啊啊一美赛高\(^▽^)/!

乖巧的自制柠檬茶

[狼队][微EC]ghost幽灵

🌚ooc严重预警,我的锅

🌚时间线混乱,勿深究,不虐

🌚设定Scott失忆半幽灵,两人处于相互暗恋不挑明阶段,琴水库未死(并没有什么卵用),小队长代替她,但只是半死,我们亲爱的查查那是一定有办法的

🌚话不多说,上车(假的

——————————————————————————
【Scott幽灵视角】

‘嘟嘟嘟嘟嘟’
一串汽车的轰鸣声,在夕阳余晖中撕扯下了漆黑的幕布。那个开车的人,叼着一根破破烂烂的雪茄,嘴里嚷骂着什么,朝道路一旁的加油站走过去。你看着他从你送他的皮夹克里掏出几张纸币,你以为他要加油,结果他转手给了一个售货员。你皱皱眉,走过去,想要像以前那样拍拍他的肩——以前?我认识他吗?你摆了摆头,却刚好看他转了过来。然后,他径直走过了你。你向他示好的手,仍旧在风中飘荡着,可你的的确确知道,他刚才穿过了你的手。就那样,毫不挂念的,毫不发觉的穿过了你的手——穿过?是的,穿过。

你好像发现了什么。

你跟在那个人的后面,小心翼翼的走着,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一路跟到了他住的地方,那里的人打架,斗殴,赌博,细细听还有一些不堪入耳的叫声,你讨厌这样,哦,你当然讨厌这样。

那个人的家总乱乱的——这是你观察一周后得出来的结论。就像他的头发,像猫耳一样,总梳不平。你不由得笑出声来,你知道你有些失礼了,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已经知道了所有人都看不见你,这真是件令人愉快又悲伤的事情。因为你知道,你只能看见门口的屠户每天早上起来往骨头里钻两斤水,却不能告诉那家街东头的餐馆;你只能听见楼上白天传来的水声,却连拿个盆去接水这件小事都做不到;你只能假装躺在那个人的身边,他却一点都不知道你的存在。

你知道,但是你不能。

你认识那个卷毛男人。因为每当看见他手里的雪茄,看见他指缝间的刚爪,看见他钢铁身躯上的点点机油时,你会心疼,会愤怒,会着迷。所以你知道,你认识他,而且你爱他。

可他真是个混蛋,竟然就这么轻易忘记了你。

——————————————————————————

【Logan活人视角】

今天你又去看他了,带着他最喜欢,不,你连他最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就擅自从教授的花园里拿了一朵白花。瘦子,别问我为什么是一朵。你知道的,那个收废铁的老拦着我——虽然他这次没有拦我。天杀的,你能相信吗?我回来的时候,竟然以为你在身边,吓得我赶紧去买了盒雪茄。

瘦子,还记得五个月前给你的那只白花吗?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想向你坦白了,我喜欢你。所以你现在能不能快点回来?来拿走我手上的白花。你不是老想赢我吗?你拿走了,我就输了,你的奖品是我的心。

琴恢复得很好,不用挂念她。她现在每天都缠着我,要我出去走一走 ,可他哪知道那时候陪我散步的人已经走了。但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总有一天,瘦子,总有一天。

——————————————————————————

【Scott视角】

瞧瞧,这是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秃头,和一只体型巨大的蓝毛怪?哦,还有一位红头发美丽的小姐。她手上拿的什么?认真的?一副红色的眼镜。说实在的,那戴上肯定丑毙了。
‘你好,我是泽维尔学院的校长。’那个秃头说话了。
好吧,明显他是这里的领头羊。【有何贵干?】
又来了,那个秃头又拿那双蓝色的眼睛望着我。鬼知道我为什么会嫉妒眼睛好看的人。哦,我就是鬼。
‘跟我们回去吧,Scott。’
【……恕我直言,你们是谁?我又是谁?还有那个发型像猫耳朵的男人又是谁?】
‘Scott,跟我们回家。’
【家?我连家是什么我都不知道。】我嘲讽的勾了勾嘴角。这可能会激怒他,但我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那个猫耳朵的混蛋。
‘那个人是Logan,你们两个是情敌,但那是过去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
【……】情敌?老天,开什么玩笑?!我tm都以为我爱上他了。好吧,看来我这残缺的记忆大概是不完整的。
【你想怎么做?】
‘你的身体我还替你保存着。’他微笑着‘说’。
那么……等着我吧Logan。我绝对会回来剃了你的猫耳朵的,一定要等着我。

—————————————————————————

【Logan视角】

“嘶,真疼。”少年的秀眉轻轻皱起。
我看着眼前这一幕, 若不是刚才被挂金门大桥的疼痛,还留在身体里,我一定会认为这是假的。那个纤瘦的少年,他就带着他的同事墨镜回来了,好像没离开一样。

我看着他笑得欠揍,愣愣的不知道说什么。只想上去吻他——好吧,我这么做了。令我意外的是,少年没有反抗,只是笑着搂上了我的腰。说真的,少年的唇柔软的好像天使。

他也确实是个小天使,不是吗?

当然除了有时我做多了,他会忍不住摘下眼镜。但是没关系,谁叫我是金刚狼呢?

每一个时空的金刚狼都该有一个他们自己的瘦子,但这个是我的,谁都不可以抢。

—————————————————————————

嘿嘿嘿,Scott是狼叔的,谁抢了就等着吃老狼的中指吧!!!【癫狂.jpg】

—————————————————————————
小彩蛋:
我队长回到身体两天后
“Logan!你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房间里全是白花和狗牌?!”
“……”
“Logan?!”
“……”
“放弃吧,Scott,他已经骑着你的小机车走了。”
“Logan!今晚你休想再上我的床!”

—————————————————————————

自言自语:
emmm……兴致一上,撸了个小短片。本来想写虐的,但还是舍不得小队长啊……_(:з」∠)_话说我这文渣水平是不是没有救了?【暴风哭泣.jpg】【吃枣药丸💊】
开车?这辈子不可能的🌚🌝

[AOS][Spirk]illogic不合逻辑

🌚配对:Spock/Krik

🌚ooc我的,秀恩爱他们的

🌚本人首次写文,小学生渣文笔,请勿深究,欢迎捉虫_(:з」∠)_

[Spock视角]

最近的spock十分奇怪。
尽管他知道自己作为一个符合逻辑的瓦肯人,是不应该有这种类似焦虑的情感存在的。可他还是忍不住去微微侧过头,看着那个人的黄色制服和与之匹配的蓝色眼睛,从而心里产生一种奇妙的慰籍感。

这是不合逻辑的。

是的,那个人的所有都不合逻辑。他总是独自一个人,尽管那是为保护船员所做的符合逻辑的决定,但那也是作为一个舰长行为的不妥。他总是多次将自己陷于险境,大概,不,有56.85次 他都处于濒死边缘。而其中45.36次在我看来都是不合逻辑的个人英雄主义。他仍旧不理会Dr.McCoy的医疗建议——以及带有私人感情的劝阻。我至今仍可以举出不下10个因舰长受伤而引发的首席医疗官罢工事件——这个数量是不合逻辑的。

其中最不合逻辑的,是他夺走了我的逻辑。

他开始侵入我的私人空间,有时是肩膀上的轻拍,有时是背上的叩击。他用这种缓慢,且不合逻辑的行为,逐渐的侵略了我的思想————我渴望Jim。我对此结论感到恼怒,但不能否认的是,我心里为此产生的不合逻辑的愉悦感——我为此感到惊讶。在一个成熟且摒弃了私人感情的瓦肯人看来,这是不可饶恕的侵犯私人空间的行为,这些不合逻辑的,这些令人恼怒、令人疑惑的行为——令我产生了极大愉悦感。我的瓦肯血统告诉我这是不合逻辑的愉悦,但,我另一半的人类血统告诉我,我的欲望,我想要与他触碰的欲望是合理的,我对他那双沃蓝的瞳孔的欣赏与喜爱是合乎内心的。

我决定做一个符合逻辑的行为。

——————————————————————————————

[Jim视角]

[哦,我的老天。]
[我在干什么?]
[我竟然嫁给了一个瓦肯人。]
[一个性感又富有逻辑的绿血尖耳朵瓦肯人!]
Jim想,Spock和他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做这么刺激而又不合逻辑的决定了。

时间回到今天的alpha班次上,我们亲爱的迷人的James.T.Krik舰长正百无聊赖地拿着一颗棋子把玩。当然,他的对面——富有逻辑的瓦肯小精灵,正端端正正地等待他的落子。
“Jim,”Jim的身体轻微地颤栗了一下。
Spock眉角轻攥起一个小小的角度,继续说,
“我想同你建立成熟的伴侣关系。”
‘啪叽’我们成熟的有魅力的舰长那双历经沧桑的右手竟控制不住一颗棋子的下落——Jim知道,他要完了。

该死的,Jim想,瓦肯人那双眼睛仿佛和他的锅盖头一齐‘视奸’着他。oh,god,该死的瓦肯人连皱眉都是那么性感,想想他那天蓝色制服勾勒出的人鱼线和若隐若现的好身材,还有那紧绷的,充满美感和力量的下肢吧,光凭这些,就能推断出瓦肯人那该死的老二有多大……

哦,不,Jim。你彻底没救了→_→

“哦,当然。嗯……我是说我愿意,与你……展开一段成熟的,性感的,哦不我在说什么,Spock你听我说,我不是……”

“Jim?”

“哦,老天,你们瓦肯人怎么能做到这么淡定地说出,说出这种令人面红耳赤的话。”
天哪,Jim俯下身子,双臂圈住了已然飘上两朵红霞的脸颊,识图让自己在这场无声的硝烟中至少败的有尊严,而不是让他亲爱的大副发现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被一场告白就弄红了脸。耶和华啊,救救我吧!

“那么……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关于…关于你想同我建立一段关系这件事。”
Spock观察到了,银女士她亲爱的舰长正局促不安地摆弄他可爱的手指——可爱?Spock做了一个瓦肯人标志性的挑眉,却意外的收获了Jim害羞得涨红的脸。瓦肯人表示对此颇为惊奇,然后经过1.5个标准地球时,尖耳朵小精灵开口了:
“作为同一艘星舰上的舰长和大副,这种提议是不合逻辑的。”
哦,当然。那么……
“但做为一个拥有独立意识的个体来说,我对你思慕和欣赏的限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瓦肯人可以承受的。”Spock停顿了一下,然后艰涩地开口,“况且从另一角度来讲,我也不是一个纯正的瓦肯人。”
看在上帝的份上,Jimboy真是用了想要打败罗慕兰人的意志力才控制住自己不要上前一把抱住这个可怜的瓦肯人的欲望。天哪,看看他忽然皱紧的眉角吧!这个富有逻辑的瓦肯人,竟然像一个被遗弃的小孩一样——迷茫而孤单。

Jim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他上前一把抱住了瓦肯人,呻吟了一声。该死的,他才不管那么多,现在他只知道这娃(?)肯定需要一个拥抱来安慰他。所以就算被他讨厌,也没有关系。出乎我们自诩高瞻远瞩的舰长的意料的是,亲爱的瓦肯人只犹豫了一瞬间,就把他的手轻轻搭在了Jim的背上。

哦,老天,这真是太赞了。Jim在心里呻吟道。
之后,Jim发现自己可耻的硬了。显然,从这位瓦肯大副愉悦的挑眉不难看出——他也发现了。

————————不会炖肉的事后分界线_(:з」∠)_—————

“那么现在我们亲爱的瓦肯大副能不能告诉我他究竟为什么喜欢我吗?”Jim喘着粗气问。
“Jim,我要指出喜欢这种说法是不合逻辑的。”Spock淡淡地回答道,顺便一个翻身搂住了小Jim。
‘真是不解风情的瓦肯人。’Jim撇了撇嘴,明显是不高兴了。可他也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这毕竟是瓦肯人,还能要求他什么?
“Jim,我假设你知道这个词的含义,T'hy'la。”
“什么意思?”我们亲爱的舰长,又充分发挥了他狗狗眼的威力。
“朋友/兄弟/恋人。”
“那我是哪一种?”
“T'hy'la。”

自言自语:
这是我第一篇文,我希望以初三的渣文笔表达对他们深沉的爱_(:з」∠)_我撸完这篇文前前后后花了一周的时间,写了又改,改了又写,却始终不敢把它放出来。其实唠唠叨叨了这么多没用的东西,我还是想记录一下自己第一次写文的激动吧!(ง •̀_•́)ง我知道,我写不出多仔细的描写,更写不出TOS里那些感人深挚的情感。但这真的是我用了很大勇气写(憋)出来的。星际迷航50来年,拥有的,不仅仅是slash,更有关于爱,关于友谊,关于未知彼岸的故事。但那对我们来说不仅是故事,我们溶入我们深切的感情,使所有故事都有了她自己的灵性。就像银女士对Jim来说,不可能只是一艘星舰一样。这个未曾完结的故事,未曾忘记的故事,对我们来说,也永远不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故事。有的人可能会不理解,说这些只是梦里的故事,不是现实。但归根结底,只有一句。
Live Long And Prosper